你好!今天是2024年04月21日 星期日,欢迎访问国金控股!
贿赂涉11国!大宗商品交易行业反腐调查首次触及最高层
发布时间: 2022-06-06
       震惊全球的大宗商品巨头嘉能可(Glencore)行贿与市场操纵案继续发酵。司法文件显示,公司身价过亿的高管直接卷入了贿赂案件。
 
  根据外媒最新报道,有两位嘉能可的前高管被牵扯入行贿案件中。他们分别是嘉能可前石油主管亚历克斯·比尔德(Alex Beard)和前铜业主管泰利斯·米斯塔基迪斯(Telis Mistakidis)。两人在嘉能可工作几十年之久,于3 年前离职,均为身价百亿的超级富豪,身价分别高达15亿英镑、25亿英镑(分别约合人民币126亿元、210亿元)。
 
  目前,嘉能可的股价正处于十年来的最高水平。尽管面临着巨额罚款与后续的腐败调查,但嘉能可的股价仍然保持坚挺。
 
  大宗商品交易行业反腐调查首次征召行业最高层
 
  公开资料显示,嘉能可发家于瑞士,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也是全球最大锌生产商、第三大铜矿开采商以及最大钴供应商。今年以来,因“史诗级”伦镍事件,嘉能可也深陷“逼空青山控股”的传闻而在国内备受关注。
 
  近日,在美国、英国、巴西三国的联合调查之下,瑞士大宗商品贸易巨头嘉能可(Glencore)承认了多年来在全球多国的行贿及市场操纵行为,并同意支付高达15亿美元的罚款(约合人民币100亿元)。同时,嘉能可还面临瑞士和荷兰当局的调查,调查时间和结果仍不确定。
 
  此次,嘉能可承认的罪行显示,这家矿业巨头行贿史至少长达十年,贿赂的政府官员来自7个国家——包括尼日利亚、喀麦隆、科特迪瓦、赤道几内亚、巴西、委内瑞拉和刚果民主共和国。此外,虽然目前嘉能可已经与美国、英国和巴西三国政府达成和解,但仍然面临瑞士和荷兰当局的调查,调查时间和结果仍不确定。以此来看,嘉能可贿赂轨迹或“涉足”11国。
 
  司法文件显示,2007 年到 2014 年间,嘉能可向尼日利亚中介支付了超过 5200 万美元费用(行贿),从而获得采购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原油的合同。这些贿赂最终转化为约 1.24 亿美元的利润。在喀麦隆,回报甚至更好,2100万美元的贿赂带来了6700万美元的利润。在科特迪瓦,400万美元的投资带来了3000万美元的利润。此外,嘉能可还向巴西和委内瑞拉的官员支付了报酬,以赢得与巴西石油公司的有利合同,并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获得了特殊待遇。
 
  据外媒报道,5月24日,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MerrickGarland)表示,目前美国只获得了两名嘉能可前中级交易员安东尼·斯廷勒(Anthony Stimler)和埃米利奥·埃雷迪亚(Emilio Heredia)的认罪书。不久这两名交易员将被判刑。
 
  埃米利奥·埃雷迪亚承认密谋操纵洛杉矶和休斯顿港口的船用燃油价格。这将导致嘉能可被罚款3.41亿美元,并没收1.44亿美元的利润。安东尼·斯廷勒曾是监管西非的高级石油交易商,他在去年承认犯有贿赂和洗钱罪。据报道,他表示悔恨,并一直在帮助检察官,交代了嘉能可如何通过“数十项协议”向尼日利亚官员行贿数百万美元的细节。
 
  此前,这场席卷全球十几个国家的腐败丑闻中,并未有嘉能可的高管人员被追责。但5月29日,彭博社报道称,在针对嘉能可的腐败及市场操控案件中,包含了对于两名嘉能可前高管的指控。尽管司法文件没有直接点名,但外界根据文件描述推断,被指控的高管为公司前石油主管亚历克斯·比尔德(Alex Beard)和前铜业主管泰利斯·米斯塔基迪斯(Telis Mistakidis)。
 
  彭博社点评称,多年来,一系列反腐败调查一直困扰着大宗商品交易行业,但几乎没有触及该行业的高管。这是几十年来美国监管机构首次公开征召该行业最高层。
 
  两名身价超百亿元前高管或亲自参与行贿
 
  美国司法文件表明,广泛而持久的贿赂文化不仅限于当地的中间商或流氓交易员,而且是由嘉能可一些最高级的领导人所延续的。亚历克斯·比尔德和泰利斯·米斯塔基迪斯在嘉能可工作了几十年,是嘉能可前首席执行官伊万·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最亲密的副手,身价皆超1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26亿元)。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CFTC)在与嘉能可的和解协议中表示:“嘉能可的操纵、欺诈和腐败行为涉及整个石油贸易集团的贸易商和其他人员,既包括高级贸易商、部门负责人和监管人员,也包括石油集团全球负责人。”
 
  司法文件显示,“高管1”在 2011 年同意通过一家西非中介公司支付 1400 万美元,并且“这笔钱将至少部分用于向尼日利亚官员行贿”。根据描述,“高管1”为1995年至2019年在嘉能可工作的英国公民,2007年至2019年“负责嘉能可在全球范围内的石油销售和购买”。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至2018年间,嘉能可的全球石油主管是亚历克斯·比尔德(Alex Beard)。这位英国交易员在英国石油公司工作,1995年加入嘉能可,2007年2月成为石油主管,以交易俄罗斯石油的敏锐见长,比尔德于2019年从该公司退休。据《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最新富豪榜估计,他的净资产约为1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26亿元)。比尔德正符合“高管1”的描述。
 
  文件另一处显示,“高管3”参与了刚果民主共和国贿赂。该高管与嘉能可在当地代理人进行电邮联系,该代理人表示,“我们需要政治压力”才能在合同纠纷中获胜,并表示“合理的弹药量”将成功改变该案件。在进行通信几天后,嘉能可的一个部门支付了 50 万美元。根据文件描述,“高管3”为1993年至2018年受雇于嘉能可铜锌部门的希腊和英国公民。而米斯塔基迪斯正符合该描述。
 
  据外媒报道,泰利斯·米斯塔基迪斯(Telis Mistakidis)会多种语言,于1993年3月加入嘉能可,2000年被任命为铜、铅和锌联合主管,2018年退休。据估计,他的财富为2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10亿元),其中大部分来自他在嘉能可的股份,他在《星期日泰晤士报》今年的富豪榜上排名第71位。
 
  巨大争议并未浇灭嘉能可的“钞能力”,嘉能可的股价正处于十年来最高水平
 
  过去一年,由于嘉能可主营的煤炭、钴和镍等大宗商品价格大涨,公司股价飙升70%。分析师认为,嘉能可今年的收入预计将超过170亿美元,这意味着公司能在不到5周的时间内赚回15亿美元。目前,虽然在接受调查,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的嘉能可的股价并未明显受到影响。
 
  对于嘉能可多年来在全球的腐败行为预计将带来15亿美元的经济处罚,《金融时报》点评称,罚款可能占到嘉能可今年经营活动现金流的7%。尽管关于腐败的罚金问题悬而未决,但自四年前开始调查以来,几乎没有机构对嘉能可提出“抛售”建议。
 
  在现实情况中,由于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尤其是煤炭价格飙升,使该公司的股价进入十年来的最高水平。截至6月1日收盘,嘉能可(GLEN)的股价为5.237英镑,总市值为688.25亿英镑(约合5762亿元人民币)。
 
  实际上,嘉能可很早开始就充满争议。嘉能可的创始人马克·里奇(Marc Rich)当年就以剑走偏锋、“漠视规则”闻名,曾是成美国十大通缉犯之一,被 FBI" 追杀 " 17 年。
 
  马克·里奇是纽约交易员出身,剑走偏锋,偏爱与美国有贸易冲突的国家进行交易,比如伊朗、古巴、利比亚等。马克·里奇不断地从这些美国被明令禁止进行贸易往来的国家买入廉价石油,再高价出售,这也为他后来违反美国的禁令而被通缉埋下了伏笔。
 
  1974年,里奇在瑞士建立了嘉能可的前身。起初,这家公司涉足石油行业,并开创了石油现货交易市场。在1970年代爆发的石油危机中,该公司通过绕过禁令,利用石油套利交易,迅速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石油巨头。里奇也因此得到“石油之王”的称号。之后,该公司通过又并购将业务版图扩张至农业和矿业。
 
  1993年,马克·里奇将持有的公司股份出售给公司管理层及主要雇员,随后公司更名为嘉能可。之所以与公司“划清界限”,是因为在此之前,美国监察机构以偷税漏税、参与伪证、电汇诈骗、敲诈勒索、违法禁运条例等65项罪名指控马克·里奇。而潜逃至瑞士的马克·里奇也因此登上FBI最高通缉令近20年,直至2001年才得到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赦免。但在后来继任者的带领下,嘉能可不断发展壮大,最终从一家瑞士石油贸易商进化为全球大宗商品全产业链巨头。
 
  此前,《金融时报》评论还称,俄乌战争后,人们开始越来越关注通过伦敦的脏钱流动。《金融时报》在2012年曾报道嘉能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活动及其与以色列商人丹·格特勒(Dan Gertler)的关系。据《金融时报》前记者迪诺·马塔尼(Dino Mahtani)回忆,他作为全球见证组织(Global Witness)的调查员,拼凑出了刚果民主共和国宝贵的矿业资产是如何被廉价出售给与Gertler有关联的空壳公司,然后迅速以更高的价格被转售的。丹·格特勒在2017年受到美国制裁,但他一直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嘉能可与格特勒的关系引发了对其业务更广泛的监管审查,但5月24日嘉能可认罪协议中并未牵涉相关问题。
 
  根据美国司法部,嘉能可的贿赂行为持续到2018年。一直到2011年之前,嘉能可在伦敦都有一个专门的“收银台”,负责分配贿赂资金;而在瑞士巴尔(Baar),这个“收银台”一直延续到了2016年。
 
  嘉能可或拒绝以3.6美元/股的价格出售兖煤澳洲的股份
 
  近期,嘉能可出售其持有的兖煤煤业股份的进展引发了广泛关注。据路透社6月2日消息,嘉能可将拒绝兖矿能源就兖煤澳大利亚(Yancoal Australia Ltd)的少数股权提出的收购建议,认为每股作价3.6美元的作价过低。
 
  兖矿上周出价18亿美元收购兖煤集团37.7%的股份。嘉能可是兖煤煤业的第三大股东,截至3月7日拥有6.4%的股份。消息人士表示,该报价对嘉能可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因为它“严重低估”了公司的股票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五年,嘉能可曾多次试图说服兖煤澳洲(Yancoal)的中国大股东兖矿能源集团,购买嘉能可在这家澳洲证交所(ASX)上市的最大煤矿公司的股份。
 
来源:期货日报
Copyright © 2013 國金控股 .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Powered by UDomain